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社会

带着农场混异界第五十章松树之心营养

2021-01-14 来源:兰州娱乐网

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五十章 松树之心

这片山谷里,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植物,各种各样的果树,小鹤草一进入到这里,两眼就花了,同时他也现了,这里真的是一个植师的天堂。

这个山谷里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,当然也有很多不能吃的东西,光是各种各样的药材,小鹤草就认出了好多。

小鹤草一边走着他一定会全力造福乡梓一边对照着自己所学的东西,他现在可以认出来的,可不只是那些药材了,在胡仙儿那里,也看了很多关于植物的书,这山谷里大部分的植物他都认识,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他不认识,所以他想要在这山谷里找diǎn吃的,真的是太容易了。对于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孩来説,你要是不会爬树,你都不好意思説自己是农村出来的,小鹤草也是一个爬树能手,看中了几棵果树,他就直接爬了上去。

不一会儿小鹤草就到了一些果子,然后拿着那些果子,到水潭边去洗了洗,接着就回到了小木屋那里。他也不是不想跟那些树沟通,然后让树直接就把果子给送下来,但是他现在还做不到,所以只能乖乖的爬树了。

当他回到小木屋的时候,胡远还在木屋里坐着,一看他回来了,就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,他一看到小鹤草采的果子,两眼就不由得一眯,因为小鹤草采的果子,全都是可以吃的,而且还是很好吃的果子。

胡远看着小鹤草,diǎn了diǎn头道:“不错,好好的休息一天吧。明天天亮之后,跟我一起出去照顾那些植物。”説完闭上了眼睛。不在説话了。

小鹤草却是应了一声,然后自己慢慢的吃起了那些果子,他采的这些果子,可不只是水果那么简单,还有很多是可以生吃的干果,这些果子不但好吃,而且十分的dǐng饿,以后小鹤草在树根村的时候。可是没少吃。

小鹤草吃过了那些果子之后,却没有在木屋里多呆,又到山谷里去转了转,这个山谷很大,刚刚他只是看了很小的一部分,他想多了解一下这个山谷。

小鹤草一边看着四周的植物,一边往前走去。时不时的还会停到那些小草的旁边,与那些小草进行一下沟通。

现在小鹤草虽然可以与松树进行沟通了,但是那必须是把手放到松树上,才能跟松树进行沟通,而跟小草沟通却不用,他就算是站在草地上。一样可以跟小草进行沟通。

而且小鹤草也喜欢跟那些小草进行沟通,因为那些小草总是给他一种很亲切的感觉,当他跟那些小草进行沟通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就是一根小草,他与其它的小草没什么区别。而那些小草也会跟他説一些好玩的事情,帮着他做事儿。把他当成同类,説实话,这种感觉十分的不错。

在山谷里一直首次让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集中竞争交易走着,不知不停的,他已经到了山谷的深处,四周的突的暗了下来,小鹤草一愣,他抬头四周看了看,现自己来到了一棵大松树的旁边,这棵大松树十分的巨大,一diǎn也不比擎天树小,要知道这可是松树,并不是擎天树,擎天树能长到那么大,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,而松树要长到那么大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小鹤草看着四周,这里只有这么一棵大松树,在没有别的东西,这到是让小鹤草十分的好奇,他忍不住把手轻轻的摸在了那棵大松树上,然后在脑中轻唤道:“松树爷爷,松树爷爷,你听到了吗?”

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道:“小子,是你在叫我?嗯?你竟然得到了松树之心,真是没有想到,小子,你是怎么得到的松树之心?”

小鹤草一听这个大松树这么説,却不由得一愣道:“松树爷爷,什么叫松树之心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大松树一听小鹤草这么説,也有些意外的道:“你竟然不在道自己得到了松树之心?这就奇了怪了,是那个糊涂蛋把松树之心给你的,我看看。”他刚一説完,一股力量就传到了小鹤草的体内。

这股能量小鹤草十分的熟悉,当初他在云霞山庄遇到那棵松树的时候,那棵松树就往他的身体里送过这种能量,后来説了一句不明不白的原来如此,然后就把那股能量给收回去了,对了,他好像是留了一diǎn能量在自己的魂物里,难道那就是刚刚这个老松树説的松树之心?这松树之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小鹤草也没有理会那股能量,那股能量在他的身体里转了一大圈,最后也进入到了他的魂物里,那股力量在他的魂物里转了一圈之后,那个老松树也喃喃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随后他就把自己的力量给收了回去,接着那个老松树对小鹤草道:“小伙子,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
小鹤草没有注意到老松树称呼上的变化,而是开口道:“松树爷爷,你在这里是不是有很多年了?那你知道这里生了什么事吗?”

那个老松树一听小鹤草这么説,不由得感叹道:“小伙子,你説的不错,我是在这里很多年了,到底有多少年,我已经记不清了,这里确实是生了很多的事情,很多很多的事情,多的就像是我脸上的皱纹一样。”

小鹤草抬头持了一眼这棵松树,突的笑了起来,这松树争着目睹唱歌者的芳容。一个叫阿星的青年第一个爬上山顶的树皮上,还真的全都是皱纹,这得多少事儿啊。

一想到这里,小鹤草就笑着道:“松树爷爷,你能不能跟我讲讲,这个山谷自从来了那些人之后,都生了什么事儿。”

老松树好像是很高兴小鹤草能跟他聊天,现在一听小鹤草这么説,马上道:“你是説现在住在山谷里的那些人吧?要説那些人还真的是很不错,以前这个山谷里。可没有那么多人陪我説话,但是自从他们来了之后。这里就多了很多的人陪我説话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小鹤草大概想明白了,老松树嘴里的那些人,就是山谷里的那些植物,在人的眼中,其它的人才是他们的同类,而在那些植物的眼中,也是一样的。其它的植物才是他们的同类。

随后老松树又跟小鹤草聊了好一会儿,跟小鹤草説了一些关于这个山谷的事情,当然,大部分都没有什么用,只有一件事情对小鹤草来説十分的有用,就是关于那个水潭的,那个水潭里是因为一个泉眼而形成的。而那个泉眼却是直接与地脉相连,算是一眼灵泉,常喝对人是很有好处的。

小鹤草陪老松树聊了好一会儿,一直到天快黑了,他才跟老松树靠别,而且还答应老松树。会时常的来陪他聊天,老松树这才放小鹤草离开。

小鹤草离开老松树之后,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感觉自己的感觉好像是比以前更加的灵敏了,离得老远就能听到小草在説话。同时也能听到花儿説话的声音了。

小鹤草最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,因为以前他听不到花儿説了什么。但是现在他却能听到了,所以他特意的跑到了一朵花的跟前。

他刚一到那朵花跟前,就听到那朵花道:“他过来了,他过来了,他不会踩到我吧?我这么漂亮,要是被他给踩到,那就太可惜了,坏人,离我远一diǎn,我这么漂亮,可不是你能靠近的,快离我远一diǎn!”

一听到那花的这么説,小鹤草不由得愣了一下,接着他慢慢的蹲下了身子,伸手要去摸那花,那花马上就尖叫了起来道:“离我远一diǎn,离我远一diǎn,你不知道我是一个女孩子吗?你怎么有随便的摸一个女孩子,快走开。”

小鹤草马上就收回了手,接着他看着那朵花道:“小花,你是一个女孩子吗?你能听到我説话吗?”

“啊,你能听到我説话?你还能跟我説话?这怎么可能?你明明是一个人,并不是花,可是你为什么能跟我説话?”那朵小花一听到小鹤草跟他説话,马上就惊奇的道。

小鹤草看着那朵小花道:“小花,这是我的能力,我刚刚跟松树爷爷聊过天之后,就能听到你説话了,以前我也不能听到你説话。”

“你跟松树爷爷説话了?你竟然在一直跟松树爷爷説话,天哪,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怎么会跟松树爷爷説话的?这太奇怪了,为什么会这样,松树爷爷,你为什么可以跟你説话,现在还可以跟我説话?”最后这句话,小花是跟松树説的。

“花儿,好好的跟他説话,他是一个好人,以后会好好的照顾你的,记住了啊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,正是松树的声音。

小鹤草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是一愣,他还真的没有想到,松树与这朵小花离的这么远,竟然还可以説话,小鹤草不解的道:“松树爷爷,我们离的这么远了,你还可以跟我説话吗?”

“哈哈哈,小伙为了配合本次主机套餐产品的成功推出子,当然能了,世上植物是一家,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传信方式,就算是离得很远,我们也是可以説话的,不过你现在还做不到,你太弱了,小伙子,尽快的强大起来吧,不要……”老松树只説到不要两个字,就不在説了,直接没了声音。

小鹤草不解的道:“松树爷爷,不要什么?”

老松树的声音传来道:“没有什么,尽快的强大起来吧。”随后没了声音,这让小鹤草更加的不解了,不过任他在怎么叫,老松树都不在説话了,这到是让小鹤草感到十分的郁闷。

小鹤草只得转头看着那个小花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叫花儿吗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我当然叫花儿了,我本来就是一朵花,小子,松树爷爷説了,你是一个好人,那你以后可要好好的照顾我啊。”未完待续。

呼和浩特治疗盆腔炎多少钱
崇左看白癜风的医院
西安治疗私密整形的医院
友情链接
兰州娱乐网